主页 > 金融新闻 >
解决郁病,从6点入手_健康频道_东方资讯
发布日期:2020-05-20 09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有些人会因为一些不愉快的事,陷入焦急、郁闷的情绪中,时间久了因郁成疾,中医学中有“六郁”的说法,六郁是哪六种?临床表现是什么?可用哪些方药治疗?一起来开启今日的文章,学习六郁的相关知识。最后,要提醒大家,一定尽可能地让心情舒畅,切不可一直为“郁”所扰。

《丹溪心法?六郁》云:“气血冲和,万病不生,一有怫郁,诸病生焉。故人身诸病,多生于郁。”说明情志波动,失其常度,导致气机郁滞而发病。如日久不愈,由气及血,或气郁化火,则变生多端。所以朱丹溪进一步提出气、血、痰、火、湿、食“六郁之说”。同时还指出六者之间,先有气滞,而后湿、痰、火、血、食等随之而郁,从而为病。谢老禀前贤之说,根据六郁的不同症状进行辨治。

1.气郁

气为一身之主,精神乐观,心情舒畅,气血流通畅达,何病之有?若情志不遂,精神抑郁,致肝气疏泄不及,发为气郁之病。临床除表现心情郁闷,意志消沉外,常有胸胁苦满,胁肋胀痛,脘闷纳呆,嗳气泛恶,大便不畅,女子月经不调,舌苔薄腻,脉弦等。治当疏肝理气、解郁畅中之法。方用柴胡疏肝散加减,以顺其条达之性,开其郁遏之气,即《内经》所谓“木郁达之”。药用柴胡、白芍、香附、郁金、枳壳、佛手、川楝子、白术、生姜、大枣等。如肝气犯胃,噫嗳频作,可加旋覆花、代赭石、法半夏、苏梗和胃降逆;妇女月事不行,酌加桃仁、红花、当归活血行经;腹胀腹泻者加苍术、茯苓健脾除湿。

2.血郁

气为血帅,血随气行,气病则血不得以独行。气病及血,致血行郁滞,或因跌扑损伤,伤及脉络,瘀阻不通,而成血郁之证。临床常见头痛或胸胁疼痛,痛有定处,遇情志不遂则重,或胁下有?块,女子月事不行,大便色黑,舌质紫暗,脉弦涩等。治宜活血通络,理气解郁。方用血府逐瘀汤或血郁汤之类。药用柴胡、香附、郁金、川芎、牡丹皮、延胡索、乳香、没药、桃仁、红花、路路通等。若血行瘀滞而略显寒象者,可用通瘀煎,加强理气通络的作用。

3.痰郁

肝郁乘脾,脾不健运,湿浊内生,凝聚成痰,痰气交阻于胸膈之上,而成痰郁之证。临床常见精神抑郁,胸部闷塞,胁肋胀痛,咽中似有核状物阻塞,不得吞吐,舌苔白腻,脉弦滑等。治宜理气解郁,化痰散结。方用半夏厚朴汤或痰郁汤之类。药用半夏、苏梗、陈皮、绿萼梅、厚朴花、茯苓、代代花、前胡、生姜、大枣等。若兼痰热者,加贝母、黄芩清化痰热;咽喉红痛加射干、青黛清热利咽;胁胀加柴胡、川楝子疏肝理气。

4.火郁

肝为将军之官,性喜升发。若情志不遂,急躁易怒,肝气郁结,郁久化火,所谓“气有余便是火”。火性炎上,循肝经上行,发为火郁之证。临床常见胸闷胁胀,嘈杂吞酸,或头晕胀痛,面红目赤,口苦耳鸣,大便干结,舌红苔黄,脉弦数等。治宜清肝泻火,和胃解郁。方用丹栀逍遥散合左金丸或火郁汤之类。药用牡丹皮、山栀、黄芩、白芍、川楝子、柴胡、龙胆草、黄连、生地黄等。若头痛、目赤加菊花、钩藤、刺蒺藜清热平肝;便秘加大黄泄热通腑。

5.湿郁

脾主运化,喜燥恶湿,输送水湿。若肝病及脾,脾不能运化水湿,湿郁于中,清阳不升,浊阴不降,发为湿郁之证。临床表现脘腹胀满,嗳气口腻,头重身困,不思饮食,大便溏薄,苔白微腻,脉濡缓。湿性黏滞,则肢节酸痛,遇阴寒则发,治当理脾解郁,除湿化浊,使湿无留着之处,病自愈矣。方用湿郁汤或二妙散合独活寄生汤之类。药用苍白术、黄柏、羌独活、茯苓、川芎、秦艽、陈皮、薏苡仁、威灵仙、络石藤等。若湿郁化热,苔黄、尿赤加木通、泽泻、灯心草以利湿热。

6.食郁

胃为水谷之海,主受纳,腐熟水谷,宜通而不宜滞。若饮食不节,宿食停滞,脾胃受损,纳运失常,致使胃气郁滞,结聚而不能发越,而成食郁之证。亦有因饱食动怒而发。临床常见胃脘胀满,纳呆胃痛,嗳腐吞酸,恶心呕吐,大便不爽,舌苔厚腻,脉滑等。治以消食导滞,和中解郁。方用保和丸加减,越鞠丸亦可采用。药用木香、焦楂曲、连翘、鸡内金、炒槟榔、青陈皮、半夏、茯苓、苍术、莱菔子、大黄等。